梁建章:我从不担心把直播带货玩砸,建议两个孩子以上家庭可半价买房

梁建章昨天在接受腾讯新闻话题访谈栏目“Q问”中透露了不少信息,比如他从不担心把直播带货玩砸,因为自己熟悉这个,当然背后也有携程团队的保障。

梁建章:我从不担心把直播带货玩砸,建议两个孩子以上家庭可半价买房

5月22日消息,梁建章昨天在接受腾讯新闻话题访谈栏目“Q问”中透露了不少信息,比如他从不担心把直播带货玩砸,因为自己熟悉这个,当然背后也有携程团队的保障。

梁建章透露了近段时间直播带货的成绩,从3月23日三亚开始第一场直播,一直到520,一共做了10场直播,分别在三亚、贵州西江苗寨、湖州、常州、腾冲、广州/深圳、宁波、上海、庐山、山东曲阜。每场都有发战报,从总的成绩来看,应该是已经超过了3.3亿GMV,而且全部都是高星酒店。

当被问及直播是否好玩时,梁建章表示,直播有趣,更有意义,对于直播这件事,他是从尝试到喜欢。直播是携程“旅游复兴V计划”的一部分,也是我们面对疫情的创新体现。每期直播也让他看到了用户对产品的喜爱、偏好等信息,还能跟用户直接互动,是非常难得的经验。

对于直播当中cosplay引起的很大反响,梁建章直言:“我工作、学习的时候,和其他企业家一样。但是旅游的时候,我觉得就是应该沉浸其中的,因为旅游是一种不一样的体验,无论是惊险的过山车,还是要穿民族服装,要跳舞,篝火晚会,如果自己还没有做到怎么向大家推广,所以我觉得旅游是一种特别具备创造能力的事物。而且直播作为我们的创新产品,本身就要让大家有耳目一新的感受。”

很高兴可以让大家看到我的更多面。很多人评论说“梁建章出圈了”,其实我想说,我平时就是一个很喜欢旅游、很喜欢体验的人,通过直播大家可以更了解我了。

直播对很多人,尤其是一些企业家是新事物,都是在探索和尝试。对此梁建章坦言,自己没有担心过直播带货玩砸。首先他对这个行业、对高星酒店都比较熟悉。其次,携程直播背后是有很强大的团队、高强度的选品、筛查、价格制定、评估工作。每一位参与直播的携程人,无论是营销还是业务,都要设身处地想一想“如果我是XX省用户,我现在想去哪里?我能不能去得了?”再将用户需求拆分为不同的主题,去匹配适合的房型+餐+SPA+景点(酒+X)打包套餐。

最关键的是,一部分他自己住过,一部分他去考察过,有的时候一期准备三个省或全国的酒店,实在没有时间去考察的话,其他携程高管和团队也会去考察体验,总的来说,携程挑选酒店的标准非常严格,星级之外,还会进行多维度筛选,保证质量。

对于董明珠、李彦宏加入到直播带货潮流中来的做法,梁建章表示,不同的企业有不同的考量。对携程来说,直播是创新,也是和用户者最直接的沟通方式。10场直播下来我们发现,带货成功的关键,包括:

诚意:真正为用户带来有竞争力的好产品;

供应链:能快速触达并整合优势产品资源;

服务:对于携程直播推荐的产品,消费者抱有很高的期待,但疫情的危机并未完全解除,如何保障预订用户的权益,让他们能安心使用、或因为疫情不能使用时,不受损失,这对平台的价值观和持续服务能力都提出了挑战,携程设置了“过期退”、“安心退”等保障措施,让用户可以放心购买。

当然了,梁建章还表示,不是所有企业家都适合搞这种形式(直播带货),不同行业不一样,有一些行业,特别需要有专业买家的,企业家有可能要去了解。有一些网红更有说服力,更有亲和力,旅游是两者结合的,一方面要有亲和力,他可能不是那么好,但却是行业中很专业的,他去过全中国、全世界很多地方,对旅游产品可以进行价格、体验包括同类产品的横向比较,因此就专业性来说,他努力想成为一个大家可信赖的,稍微有点趣的专家给大家推荐。

携程会一直将直播带货进行到底吗?梁建章表示,目前阶段,直播是非常好的时刻,我们确实可以提供优惠的产品、实在的优惠。未来也许会成为携程常规化的栏目,但最终一定是专业的人来做专业的事,现在,BOSS直播以每周一期的频率和用户见面,同时,联合行业大咖增加了“携程BOSS直播-周末场”,创新开辟“单店探店”的直播模式,希望未来携程直播可以从产品、内容层面进一步给大家更多惊喜。

梁建章也谈到,这次疫情不管是持续时间还是波及范围,都比非典要更加严重。在非典期间,我们也曾通过高管减薪的方式来应对没有业务的困难时期,这次也不例外,旅游是环境敏感型企业,因此我们一直努力保持健康的财务状态,相对来说具备更好的抗风险能力,今年第一季度,全员年终奖全额发放,一线服务岗位的员工依然保持了正常的涨薪,在部分业务完全停滞的部门,也采取了轮休的措施,一切都为最大限度的保留岗位。人员数量的变化也是和往年一样的正常变化。

除了上述问题外,梁建章还谈论了鼓励生育的需求是很迫切的事情,决定未来人口趋势的关键指标是总和生育率。如果生育率处于2.1左右的更替水平,那么孩子辈与父母辈的数量会大致相同,出生人口将维持稳定。但由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,2019年我国的生育率只有1.47左右。并且这个生育率,还包含了全面二孩政策带来的生育堆积,去除暂时性的生育堆积,中国的自然生育率仅有1.1左右。这个生育率远低于欧洲和美国,也显著低于日本,与韩国、新加坡等东亚国家及我国台湾和香港地区同处世界最低之列。

未来,即使中国能够幸运地将生育率维持在1.1的水平不再下降,但相对于2.1的更替水平,出生人口会以每代减少48%的速度萎缩。

梁建章直言,忧虑就是中国正面临严重的少子化危机,出生人口正在进入滑坡状态。振兴经济成为疫情背景下的头号重任,各方都在对此献计献策。我认为,人口,尤其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口,才是一国最大的财富。我们也发现,影响人们生育决策的因素很多,其中,房子是极为核心的一个。

中国年轻人的置业压力非常大,尤其在大城市中打拼的人,面临的难题有两个,一是“买不起房”,二是“生不起娃”。没有房子或只有小户型房子,会对年轻人的生育意愿形成压制效果。在放开二孩政策之前,一套两房户型的房子或许还能勉强满足三口之家的生活所需,但随着二孩政策的实施,四口之家往往需要三房户型的房子。但今天大城市的房价,让许多年轻人望而却步,也连带影响了成家、生育的想法。因此,如果房价下降,将切实解决这一顾虑。

更多的新生儿,意味着更多的可能性,更多的年轻人,意味着更多创新能力。如果从整体的经济发展,特别是从创新力的角度来看待人口问题,我们会发现,过去几年,中国互联网的突飞猛进,包括互联网企业的快速发展,和拥有足够多用户密不可分。

同时,用户所贡献的大数据,是推动人工智能发展的因素之一。未来,人工智能会替代很多工作,但创造性的工作依然需要人来从事。当人摆脱机械化的体力劳动或基础工作,高素质的创新人才将变得更加重要。

炒股吧发布文章均来自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。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构成投资建议。

股市有风险,投资需谨慎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